Mad Scientist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

记一次两万八,七月斜阳下的颐和园想必十分美。

评论